腾讯无友一身轻

  通过进一步收缩外部持股,腾讯正在舍弃打磨了六年之久的体外循环“半条命”。

  11月16日,腾讯发布截至9月30日的2022年第三季度业绩。与去年同期相比,腾讯的营收和利润原地踏步,仍未进入新的增长轨道。

  上季度,腾讯总营收达1401亿元人民币,同比下滑2%。三大收入来源中,涵盖游戏和社交的增值服务板块下滑3%;网络广告下滑5%;只有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板块增长4%。

  利润方面,腾讯第二季度实现毛利润620亿元,相比去年同期下滑1%;经营利润和净利润均下滑3%。但与今年上半年盈利腰斩相比,第三季度的盈利表现改善明显,毛利润环比增长7%,经营利润增长72%,净利润增长102%。

  毛利润环比增速不到两位数百分比,经营利润和净利润却实现大幅跃升,主要源于腾讯通过出售Sea等被司股权获得的收益。

  财报显示,今年第三季度,腾讯录得其他收益净额209亿元,主要来自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调整项目,其中包括处置东南亚互联网巨头Sea股权的413亿元收益。而在第二季度,腾讯的其他收益净额只有44亿元。

  受此影响,腾讯连续多个季度的利润下滑颓势得到遏止。今年第二季度,腾讯净利润同比增速为-56%,调整后净利润为-17%;到了第三季度,上述数字分别为1%和2%,回归去年同期水平。

  被腾讯战略放弃的不只是Sea。腾讯在发布财报的同时,宣布将以实物方式向股东派发自己持有的美团股份,股东每持有10股腾讯股票可获得1股美团B类普通股。

  此次派息前,腾讯持有美团约17%股份;本次派发股票占美团股本的15.48%,总价值接近1600亿港元。派息完成后,腾讯在美团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1.56%,美团将不再作为腾讯联营公司列账。

  同时,美团发布公告称,腾讯总裁刘炽平已经辞任非执行董事,立即生效;并表示两家公司将维持互惠共赢的商业合作关系,包括延续现有的战略合作协议。

  与腾讯保持密切合作,对于美团至关重要。今年8月有传言称,腾讯计划出售美团股票;虽然很快被辟谣,仍导致美团一度蒸发千亿市值。如今靴子变相落地,美团股价预计将在短期内承受不小压力。

  除了美团,腾讯阵营的另一员大将京东也遭遇腾讯减持。去年12月,腾讯宣布向股东派发京东股份,持股比例从17%降至2.3%。同时,刘炽平卸任京东董事。

  借助股权关联和业务配合,腾讯曾与这些公司长期结盟,马化腾当年“拿出半条命来开放”的愿景得以落地;但如今时过境迁,当年替腾讯征伐四方的诸侯们不仅形成财务拖累,也让腾讯在互联互通和反垄断的时代走向面前,背负了越来越大的压力。从股权着手进行剥离,也就成为腾讯的必然选择。

  但从最新财报来看,腾讯仍然没有给出另一个问题的答案:解盟之后,往何处去?

  以美团为例,此前它一直作为联营公司出现在腾讯财报中;由于自身长期亏损,美团给腾讯的盈利表现造成了一定拖累。今年第二季度,腾讯分占联营公司及合营公司亏损45亿元;第三季度仍有37亿元。

  腾讯通过分派股票曲线减持后,美团不再作为联营公司列账,而是作为公允价值变动进行计量。腾讯因第三方计入的亏损有望得到压缩,在自身盈利能力受限的不利局面下,算得上雪中送炭。

  2022年以来,腾讯累计回购76笔股票;仅在第三季度,腾讯就为此耗费了133亿港元,间接导致季度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减少245亿元至1602亿元。倘若腾讯股价回升,公司回购压力就会相对小一些,从而减慢现金流出速度。

  不过,即便不是为了美化报表、提振股价,腾讯也到了和小巨头们陆续“分手”的十字路口。

  此次派发美团股票,腾讯在声明中表示,此举符合公司及股东利益;并进一步解释道,腾讯的策略是投资那些处于发展阶段的公司,支持并分享后者的增长;当被司的财务实力、行业地位和投资回报已经达到稳健水平时,腾讯就会择机退出。

  在去年底和今年初相继减持京东和Sea时,腾讯也做出了类似表态。但从三家公司的发展状况来看,“稳健”也暗含着不那么光鲜的潜台词:要么增长变慢,要么长期亏损。

  今年第二季度,美团净亏损11.2亿元,同比收窄67%;但营收仅增长16%,是疫情以来增速最低的一个季度。京东营收同比增长5.4%,净利润44亿元,但此前连续三个季度录得净亏损。Sea营收同比增长29%,净亏损却从去年同期的4.3亿美元猛增至9.3亿美元。

  不算理想的业绩,叠加中概股整体低迷,让三家公司的股价均遭遇重挫。与52周高点相比,美团和京东一度跌去2/3,Sea在最低迷时更是跌掉了近90%。

  这导致了两方面的问题:这些公司的亏损折射到腾讯业绩中,让后者季度报表的bottom line雪上加霜;自身市值一路下滑,又让腾讯的长期投资收益大幅缩水。

  美团们的增长和盈利难题早已有之,绝非一日之寒。而腾讯此前之所以容忍这一情况,在于需要依仗他们四处打仗;但如今,各条赛道硝烟散尽、格局已定,监管体系也愈发完善,互联网不闻枪炮声久矣,腾讯自然没必要继续重仓。

  更何况,中国互联网早已过了巨头啸聚山林、画地为牢的蛮荒时代,破除壁垒、消除垄断才是长期发展方向。大公司都在竭力缩小边界,而腾讯、阿里等头部玩家首当其冲,必须主动收回延展过长的触角。

  过去一两年,腾讯的对外投资笔数显著减少,同时不断退出大大小小的被投企业。但从美团、京东等千亿体量的企业抽身,才算得上更具有说服力和影响力的本分举动。

  根据财报,截至2021年底,腾讯所投资联营公司的公允价值为9828亿元;到了2022年第一季度,锐减为6060亿元,第三季度再降到3018亿元。考虑到腾讯投资光谱中仍有拼多多、B站等重量级选手,这一数字仍有可能大幅收缩。

  从美团、京东和Sea相继推出,腾讯藏起当年的“良弓”,减轻了历史负担。但从第三季度财报来看,腾讯并未显露突破以往增长范式的迹象,仍沿着降本增效的老路踟蹰前行。

  早在今年3月的2021财年业绩电话会上,马化腾就表示“正在积极适应新环境,降本增效,聚焦重点战略领域,争取长期可持续增长”。随后两个季度,来自最高层的压力,让降本增效成为腾讯的业务运转主轴。

  今年3月底,腾讯员工总数为116213人;6月底降至110715人;9月底再度降至108836人。过去两个季度,7000多人从鹅厂“毕业”;另有传言称,腾讯部分业务板块仍在进行规模不一的裁员。

  另一方面,腾讯也在收缩业务宽度,一些不赚钱甚至赔钱的产品被放弃,比如社交电商小鹅拼拼、游戏直播平台企鹅电竞、老牌休闲游戏QQ堂、工具类应用腾讯WiFi管家、资讯服务腾讯看点等。相对应的,腾讯各项经营费用被削减,其中市场营销开支是压缩重点,第三季度同比下降32%。

  随着人员和业务的压缩,腾讯的确做到了“降本”,但“增效”并不明显。第三季度,腾讯营收成本同比减少2%,但营收也降低了2%,花钱效率并未显著提高。

  增值服务一直是腾讯最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,第三季度的营收占比为52%。报告期内,这块业务的成本相比去年同期降低1%,营收却下滑3%。其中,占大头的游戏收入下滑4.6%,本土游戏收入下滑7%;社交网络收入下滑2%。

  广告业务受累于全行业的不景气,依然没有起色。第三季度,这块业务的营收和成本均下滑5%,其中媒体广告下滑幅度高达26%。唯一令人欣慰的是,微信视频号今年7月上线的信息流广告表现尚可,让社交及其他广告的下滑幅度只有1%,低于成本降幅。

  B端业务方面,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的成本同比下降3%,但收入同比增长4%,是三大板块中唯一一个做到降本增效的。

  不过,这块业务的增量主要来自金融科技,也就是微信支付、余额宝之类的模块。腾讯在财报中称,第三季度线上线下商业活力增加,食品杂货、餐饮服务及交通出行等行业显著增长,让商业支付金额录得两位数同比增长。

  另一方面,报告期内腾讯企业服务收入同比有所下降。负责这块业务的主要是腾讯CSIG(云与智慧产业)事业群,今年初经历一波大裁员,有媒体报道称涉及约20%员工;同时,盈利被定为今年整个事业群的发展目标。但截至第三季度,这块业务仍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腾讯“降本不增效”的根源在于,它的流量承接变现场景并未得到拓宽,甚至还有萎缩趋势。

  腾讯多年形成的商业底色是,通过微信和QQ的即时通讯和社交网络功能聚集用户,并搭建平台内外的各种管道,把流量输出到不同的使用场景中,比如游戏、视频、音乐、网文、资讯、电商、支付等。在这套模型中,流量池和落地场景是两大核心要素。

  如今,腾讯生态的用户增长基本停滞:截至9月30日,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用户为13.1亿,同比增长3.7%,环比增长0.8%;QQ移动端月活跃用户为5.7亿,同比增长0.1%,环比增长1%。

  尽管如此,腾讯仍然握有中国互联网第一大流量池,且将长期保持这一地位。但与之相匹配的落地场景,却开始显露力不从心的迹象。

  以游戏为例,腾讯面临着IP老化的难题。它在财报中承认,第三季度《王者荣耀》和《和平精英》两大王牌游戏的收入减少,原因包括行业过渡性挑战导致付费用户减少,以及全行业的未成年人保护措施。公司计划一方面集中资源做新游戏,另一方面要延长老游戏的生命周期,如14年前上线的《穿越火线》等。

  长视频方面,上季度尽管有古偶剧《星汉灿烂》坐镇,腾讯视频的付费会员仍同比下滑7%至1.2亿,连续三个季度萎缩。报告期内,腾讯增值服务付费会员同比下滑3%至2.29亿电竞资讯。

  为了给流量池找到更多变现机会,腾讯在重磅新品难寻的情况下,只能先在现有承接场景中挖掘更多付费点。过去几个月,腾讯开始对腾讯会议、QQ邮箱等产品的部分功能收费;但考虑到工具型产品的变现潜力有限,它们很难长期充当赚钱主力。

  腾讯要想打破瓶颈,除了继续研发新产品外,关键还是要背靠微信生态,更高效地把流量打包卖给第三方,赚“卖水”的钱。

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微信的商业化十分谨慎。它的流量管道主要通往腾讯生态内的各项业务,比如游戏、视频等;同时也会借助微信支付九宫格等中心化场景,向腾讯系的各员大将导流,京东、拼多多、美团等都曾享受这一特殊待遇。

  体系内业务和体系外伙伴在获得微信流量时,不可能完全免费;但考虑到姊妹关系,微信的收费标准也不会定得太高。但随着微信变现压力的加大,以及腾讯与京东、美团等渐行渐远,微信有很大机会把流量卖出更高的价格。

  在这一过程中,小程序可以发挥更大作用。第三季度,微信小程序日活跃用户突破6亿,同比增长超30%;日均使用次数同比增长超50%。两项数据均远高于微信用户增速,折射出商家和用户仍有大量需求未被挖掘,为平台输出流量提供契机。

  除了直接导流外,微信也已经在主动开辟更多流量承接变现场景,而视频号是重中之重。

  在16日晚的财报电话会议上,刘炽平称视频号的商业化水平不断提高,单季度广告收入有望达到10亿元。“至于营收来源,我认为一部分会来自于目前在其他短视频平台的投放,还有一部分来自于电商广告。”

  根据腾讯披露的数据,今年第二季度,视频号使用时长已超过朋友圈使用时长的80%;第三季度,这一比例有望继续提升。中信证券此前在一份研报中预测,2023年视频号全年有望贡献370亿元左右的广告收入。

  除了广告,视频号也在寻求切入直播电商这块数千亿量级的市场。今年618,视频号首次参与电商大促,但整体较为低调;到了双11,视频号高调入局,做了“11·11购物狂欢节”,鼓动商家和达人直播带货,并从抖音请来了粉丝过亿的头部主播小杨哥。

  目前,视频号的各项变现举措仍处于起步阶段,距离拉动腾讯整体业绩尚需时日。但它的想象空间和商业前景足够宽广,能够承接腾讯生态的庞大流量,并进一步向下输出到细分场景中完成变现。相比游戏、长视频等,视频号有机会给流量找到更高效的输出场景。

  合纵连横的“旧腾讯”隐入尘烟,老实本分的“新腾讯”却尚未成型。在业务、财务和股价等维度上,腾讯距离重新站起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字母榜”(ID:wujicaijing),作者:彦飞,编辑:王靖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  熬过四个季度之后,腾讯终于止住亏损,首次实现了利润同比增长,并且“清仓”了美团股票,进一步收缩投资规模,同时11月7日,国家新闻出版署公布的新一批国产游戏版号中,出现了腾讯的名字。一直处于反垄断、游戏严监管双重高压下的腾讯,也终于缓了口气,那腾讯是否真的度过了政策底、经营底,即将迎来股价的拐点?